Home 下载向日葵保险app
« Home »
11月 17th, 2022 下载向日葵保险app已关闭评论

下载向日葵保险app

Tags
Plurk
Share this

   “…伴随着种种原因,近现代以来对三旧神的研究陷入了瓶颈;真正的高阶施法者往往对自己所知晓的秘密避而不谈,而年轻且缺乏经验的新人们则往往渴望一种简单的,一目了然的‘体系’,并将其奉为真理……”

   “…事实则是,圣徒历四十七年后所诞生的一切‘体系’和‘理论’,都可以被认为是牵强附会;三大道路从一开始就并非‘并行’的关系,更近似于向前延伸的十字路口,并且即便是这种比喻也是极不恰当的……”

   “…遭到最多非议的莫过于血魔法之主的追随者们,他们常被视作旧神信徒中的‘低能儿’和‘改造体’,被冠以‘血肉怪物’或者‘吸血鬼’之类的蔑称,完全无视了血魔法其极强的普适性具有多么庞大的潜力……”

   “…非议的主要原因,就在于血魔法完全不适用勉强能解释咒魔法与黑魔法的‘五阶段说’;这种沉溺刻板印象与理论,忽视实际,甚至将问题归咎于实际的弊病,大概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旧神信徒最大的问题……”

   ——《圣徒历七十二年,三旧神研究》。

   得益于一位替血魔法家族“忠心耿耿”效力的导师,安森对血魔法师还算了解;而不是像绝大多数施法者那样,除了自己研究的类别之外基本一无所知。

   和要到亵渎法师阶段,才会在生命形式上产生“质”的变化的黑法师和咒法师不同,血法师从“诞生”的那一刻起,就会成为一种“崭新的存在”。

   他们会拥有超越常人的的生命力,坚韧程度堪比钢铁并且能自我控制的骨头,快速增殖的血肉,对疾病极为强悍的抵抗力,以及…至少一种特殊能力。

   更加强悍的生命力,更加控制自如并且坚硬的骨头,强化或者变异的某些器官…这些“异能”将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,以及下一次“进化”的基石。

   用那个被称为“施法者教科书”的《三旧神研究》所批判的“五阶段论”形容,血魔法施法者的“进阶过程”,就是一次次血肉强化,频繁变异的过程。

   以一个咒法师的角度去粗浅概括的话,血法师大概就是不断强化和变异身体,最终用量变引起质变的类型。

   但是……

   小杨二车娜姆的 性感写真特辑

   “特地用血魔法的力量保持青春,您也是我见过的血法师里最奇葩的类型了。”安森审视着牢房地上的年轻人,略带几分讥讽道。

   尽管类型不同,但施法者之间是可以通过对彼此的“感应”来“知晓”对方的存在,精于此道的施法者——尤其是黑法师们——甚至能以此判断对方的准确位置,是否已经发现自己,以及实力的强弱,有些类似血脉之力的“天赋者”之间的互相吸引。

   但就像天赋者可以通过封闭血脉之力的方法隐藏,施法者也拥有“隐秘”的方法——否则早就被教会审判所斩尽杀绝了。

   不过就算“隐秘”的再好,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藏起来;例如在克洛维大教堂收藏的《大魔法书》中,就介绍了不下二十种“隐秘”和侦测的方法。

   而这本《大魔法书》的复印件,就在安森手里,因此他才能判定面前的“前密斯特大公”实力非常弱小,比普通的帝国骑士军官强点有限。

   因此他强悍到可以“青春常驻”的生命力,只可能是来自第一次“诞生”时获得的异能。

   “这就是您和我们这些喜欢耀武扬威的家伙,最不一样的地方了。”

   坦然的耸耸肩,“年轻的”前密斯特大公自嘲着笑道:

   “长寿,还有青春永驻…对我们这种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力——只要让我在六十岁的时候和三十岁时一样充满活力,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承受。”

   “包括被审判所杀全家的风险?”安森轻哼一声反问道。

   “您真是个克洛维人,对瀚土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啊。”前密斯特大公摇摇头:

   “四分五裂的瀚土,在‘教派分裂战争’时期可是教会最稳固的基本盘,这里的旧神派早在圣徒历元年之前就被杀得一干二净了;没有了旧神派,您觉得教会审判所能在这里投入多少力量?”

   灯下黑…安森的脑海中冒出这个词汇。

   确实如对方所说,相较于四分五裂并且极易被操控的瀚土,北方的帝国和克洛维这些“强国”,才是教会的“重点观察对象”——因为任何一个哪怕稍微受到旧神派的影响,都会对教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打击。

   “十三评议会主动找上门,承诺只要我‘做符合伊瑟尔精灵利益’的事,他们就给我‘永生’的机会。”前大公继续说道:

   “那是圣徒历五十五年,七城同盟成立了,但帝国与克洛维威胁却与日俱增,瀚土急需一个强大但不会真正威胁到我们的势力提供保护…所以我答应了。”

   “但他们并没有告诉我,这种‘永生’会将我彻底的…改变,并且他们手中也永远有了一个操控我的把柄;一旦做不符合他们心意的选择,他们就会偷偷把这份秘密报告给教会,然后……”

   他向前一摊手,坦然的望着安森:“就像您说的,我会被宗教审判所杀全家——传承千年的维瑟尼亚家族,会被连根拔掉。”

   “我试过反抗,失败了,于是我干脆选择了放任;对外不再试图统一瀚土,对内尽可能满足十三评议会的一切要求,帮他们从帝国走私武器。”

   “他们的胃口很大,七城同盟内跟他们合作的家伙也不少;卡林迪亚、密斯特、图恩…据我所知,瀚土诸国中唯一反感和十三评议会还有帝国合作的,貌似就只有艾登的艾曼努尔家族这根硬骨头了。”

   安森挑了挑眉毛,但并未打断他。

   “当然,合作时间久了,十三评议会很多马脚也随之暴露出来…比如他们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强大,比如伊瑟尔的精灵王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打压他们,比如这个曾经煊赫一时,统治整个伊瑟尔的旧神派组织,很早之前就已经因为**堕落,而变得衰弱不堪……”

   “直至,这场莫名其妙打起来的克洛维与伊瑟尔之战。”

   “十三评议会的目的一开始是借克洛维人之手,铲除伊瑟尔精灵王和国内支持教会的势力;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,他们的计划进行的很成功。”

   “但这还不够,因为他们最根本的目的是重新掌权,并且——呃,用他们的话说,是让伊瑟尔再次伟大;他们想借帝国之手击败克洛维,再乘胜追击,借着胜利统一瀚土,建立‘伊瑟尔—瀚土联合王国’。”

   “还有,就是你。”

   “我?”

   安森有些意外。

   “他们认为你是令伊瑟尔精灵再度伟大的严重威胁,甚至超过了路德维希·弗朗茨…虽然我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。”前大公表情的惊讶程度并不比他少多少:

   “不过这的确是事实…十三评议会,或者说一部分他们的人始终在想办法干掉你,还有你的军队。”

   “为了这个目标,他们不惜向帝国出卖更多伊瑟尔精灵在瀚土的利益,鼓动更多的瀚土贵族和克洛维人为敌——虽然后一个目标大概是没成功,你们动手太快,不少瀚土贵族还来不及行动,大半个瀚土就都已经插上了克洛维的王旗,剩下的也都变成了你们的盟友。”

   “但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,伊瑟尔精灵还有十三评议会,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。”

   “这场大战是他们唯一崛起的机会…帝国对克洛维边境久攻不下,甚至被拖入了消耗战;如果伊瑟尔能在正面战场击败克洛维,证明自己的价值,就能得到帝国不遗余力的扶持。”

   “因为只有帝国力挺,主动出面挡住来自教会的压力,十三评议会才能避免因为打压国内支持教会的势力,被整个秩序世界群起而攻之的局面。”

   “你和你的部下,南部军团,瀚土…就是他们崛起需要献上的祭品。”自嘲的前大公正色道:

   “而我对当别人的祭品,不感兴趣。”

   “所以你故意无视我们,甚至放纵自己的封臣和儿子背叛?”

   “那倒也不是…但您愿意当做是的话,的确能让我的心情好受些。”前大公再次耸耸肩:

   “告诉了您那么多事情,能不能顺便也答应我这个手下败将一两个承诺呢,安森·巴赫大人?”

   望着他那只充满了坦然的眼睛,安森微微蹙眉,犹豫了片刻道:

   “好,我可以答应你。”

   话音落下,他将右手伸向腰间,拔出“匕首”左轮,将漆黑的枪口对准前密斯特大公的眉心。

   前大公缓缓闭上了仅有的眼睛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:

   “记得把我的尸体火化掉,别给伊瑟尔精灵留下任何把柄;麻烦您多多照顾鲁科那孩子,别让维瑟尼亚家族亡在他手里。”

   “……好。”

   沉默了几秒的安森,无比郑重的扣下了扳机。

   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“砰!”

   重重关上铁门,面无表情的安森独自站在地牢门外。

   时间已经是深夜,整个铁钟堡都已经漆黑一片,皎洁的月色下只有远处的城堡大厅仍是纵情声色,充斥着欢声笑语。

   联军的贵族,风暴师的军官,甚至是之前的一些俘虏们…所有人都在尽情享受着这场宴会,庆祝这场瀚土战争终于拉下帷幕。

   面无表情的安森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堡,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笺;“啪!”的一声打了个响指,食指指尖燃起的微弱火光,让信上略显潦草的字迹隐约可见:

   “南部军团副司令,安森·巴赫亲启:

   写下这封信时,我正率领南部军团主力稳步后撤,并陆续收拢残部;目前军团建制仍算完整,无需过分担心。

   对鹿角要塞的围攻非常不顺利,崎岖地形非常不利于我军全线展开,并且敌军准备十分充分;尽管火力略显逊色,但大量的防御工事导致我军即便拥有炮火掩护,也很难取得战果。

   围攻战第二十天,原本已经与我军达成默契的伊瑟尔精灵贵族,突然从围攻阵地后方发起进攻;没有太多重炮,但兵力多达两万。

   在付出微弱代价将其击溃后,军团侦察兵立刻发现伊瑟尔精灵有向鹿角要塞增兵迹象;经过去确认,应该是伊瑟尔精灵边境军精锐,兵力在六千上下。

   面对这种局面,考虑到短期内攻克伊瑟尔精灵王庭的战略目标已经无法实现,为了保障后勤线不被切断,军团正在稳步向后方转进。

   期间,我军行军队列,征粮队,兵站,行营…多次遭到伊瑟尔精灵小股部队偷袭和围攻;同时为了加快转进速度,不得不抛弃大量重装备和战利品,士气有较为下滑的迹象。

   目前军团正在进行军前往断头崖要塞——这里位居伊瑟尔精灵西部,靠近边境,是一处交通枢纽,并且拥有高地炮垒,是一处非常优秀的前线基地。

   我的计划是以这座要塞为根基,对整个伊瑟尔精灵王国展开大范围侵略;该计划需要至少三万军队,以及两倍于此的后备军。

   因此我以南部军团总司令的身份命令你,尽快结束对瀚土的战争,设法稳定局面,并征调不少于两万军队,限期四十天内,北上进入伊瑟尔精灵王国作战。

   我知道这违反了你我之间的私下承诺,但南部军团的使命是赢得对伊瑟尔精灵的惩戒战争;我可以向你保证,绝不会夺走你的任何战功——但这不是请求,是命令!

   目前我军建制完整,物资充沛,足以坚守要塞抵抗伊瑟尔精灵的任何进攻;但拖延的时间越久,就会令他们的准备更加充足,也会令帝国有更多的机会调停和干涉这场战争。

   所以无论如何,你和你的军队都必须在八月二十日之前,出现在断崖要塞,并将瀚土诸国以我方同盟的身份,加入到这场战争之中。

   最后重复一次,这不是请求!

   这是命令!”

   xs1234

人人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-美女扒开尿眼让男人桶爽视频-人妻无码-国产成人午夜福利院